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参政议政
发挥人民调解作用 化解医患矛盾
发布日期:2016-04-27

由于医疗服务的高风险和不确定性,医疗纠纷引发的群体性事件不断发生,甚至出现伤害医务人员生命的现象。在实际处理工作中,行政处理难以得到患者的认可,双方难以达成一致;司法诉讼成本高、时间长、程序繁,两者都难有较好的效果。不少患方选择“医闹”这一不正常的维权渠道,甚至出现了影响社会稳定的职业“医闹”。这就需要发挥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以下简称医调委)的作用,有效化解医患矛盾对立,促进社会和谐稳定。

当前我市医疗纠纷依然处于高发状态,医调委确实发挥了一定的积极作用。以江都区为例,据不完全统计,每年发生重大医疗纠纷约60起左右,涉及赔偿金额达250万左右,自2013年江都司法局和卫生局联合成立医调委共受理涉及患者死亡的各类医疗纠纷25起,患者提出的赔偿金额800多万,最终实际赔偿为200多万。但从实际运行效果看,其“缓和社会矛盾的功能”还未能充分发挥,还面临诸多问题与困难。

1、协调工作难以落实。医疗纠纷的处置需要卫生、公安、司法、保险、民政、法院、食药等社会多个部门共同参与,在医疗纠纷发生后,缺乏部门联动,各部门自行其是,不能够形成工作合力,及时将患者家属引导至合法处理纠纷,导致患方除法定途径外,不清楚医调委的作用,而是选择封堵医疗机构大门、围攻医务人员等不当手段,事实上削弱了医调委化解矛盾的作用。

2、运行机制尚显不足。还是以江都为例,一是工作人员不足。目前仅有的两名调解员均为退休返聘人员,无专职工作人员负责医调委日常工作;二是经费保障缺乏。目前没有独立的经费,只是在原卫生局招待所配备了三间办公用房;三是独立性难以体现。由于在司法局和卫生局同时挂牌,没有体现出第三方调解的独立性,影响了群众对其公正性的认可。

3、专家库形同空设。由于医调委在处理纠纷的过程中涉及到专业性的医学问题,需要相关的医学专家提供专业意见,但由于专家库中的专家基本都是由同级相关医院的专家组成,他们往往碍于情面,使医调委工作的开展遭遇阻力。

4、赔偿标准有待统一。由于没有统一的赔偿标准,医调委在实际的调解工作中只能够根据《侵权法》、《医疗事故处理条例》等不同法律规定,结合患者提出的要求,采用差别化进行调解,这易引发患者对调解合法性的误解。

解决医疗纠纷不能依靠“人民内部问题人民币解决”,需要发挥医调委的积极作用,有效化解医患矛盾对立。为此,建议:

1、建立协调机制。领导重视、建章立制是浙江宁波、桐庐等地医调委实体运作的重要成功经验。建议吸纳浙江宁波、桐庐等地的经验,出台《扬州市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的有关规定》等文件,为建立医患纠纷调解协调机制给予依据和指导,由政府牵头,明确公安、卫生、人事、民政、财政、食药、国投公司等相关部门的工作职责。

2、强化调解工作。一是,制定医调委的协调工作职能和范围,让医调委脱离卫生行政主管部门,成为独立的社会第三方调解机构,可以委托司法局代管,由司法局负责牵头制订相关的各项规章制度和对专职人员的日常管理、考核等工作;二是,规范工作流程,形成从受理到审查、调查核实,到宣传告知、纠纷调解、协议签订,再到回访督办、反馈报告、结案归档的三个阶段、八个步骤的一整套调解流程,确保各项环节都有据可循,始终坚持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逐项评估损失情况,提出处置意见供当事人参考;三是,完善保障机制,确保医调委的独立与公正,医调委不应与卫生行政部门、与医疗卫生单位和保险机构有任何利益关系,采取工作经费由财政给予保障等方式,按人员独立、经费独立、办公场所独立的原则保障医调委的第三方独立性;四是,加强从业人员队伍建设,根据地方实际情况配备具有一定法律知识和医学知识的人员。

3、完善专家库建设。专家库成员可以考虑聘请区域外的医疗机构、法律界的相关专家组成,以便于遵循回避原则及最大可能降低人情因素的影响。

4、明确评估标准。建议有关部门根据《侵权责任法》的有关规定,结合地方实际,明确赔偿标准,医调委在协调处理医疗纠纷时有章可循,按照标准进行评估。

                                                                          执笔人:臧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