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到北京看长城,来扬州看运河”——市委调研古运河风光带建设进展情况
发布日期:2017-07-13

 

 

7月5日,市委古运河风光带调研组一行,在市委副主委颜安明、陈志华的带领下,先后调研了三湾湿地生态中心、扬子津古渡口及古渡体育休闲公园、仪扬河与古运河交汇地带的扬子津生态中心及大江风光带等古运河沿线风光带建设进展情况。

在市经济开发区建设局副局长吴加恩陪同下,调研组一行边走边听、边看边议。“两古一湖”之一的古运河,要让“天下谁人不识君”,其沿线风光带建设一直受到市委的关注。处于主城区的大王庙至南门遗址广场段,起步较早,沿运开发相对成熟,吸引了无数中外游客,尤其是晚间色彩斑斓、风情万种更是令人陶醉。然而从通江门闸至素有千年古渡之称的瓜洲段,不乏人文古迹,亦深具原生态,缘何“羞答答的玫瑰静悄悄地开”呢?经过多年的打造,如今哪般模样?多次的提案建议落实得又如何?

 

 

带着一个个的问号,调研组一行首先来到了古运河南段的标志性工程——三湾湿地生态中心。如果说,“三湾”是先人为缓解大江注入城区恐生水患的智慧体现,那么,现今的“三湾”可谓是尊重自然、化腐朽为神奇的杰作,占地近2000亩,其中水域面积约570亩,按5A景区标准打造。走进“三湾”,移步换景,有古陶喷泉、樱花园、观鸟屋、琴瑟桥、诗韵长廓、水杉林,还有那田田荷塘“雨后蜻蜓立上头”的景致……让人顿生“和鸣琴瑟陶然趣,情融诗韵流年醉”。眼前身后,不日建成的剪影桥、凌波桥,不仅沟通了“三湾”区域,也将贯通开发区与广陵区的南部。调研组一行不顾阵雨时而偷袭,抢抓间隙拍照留影,对“三湾”建设的赞许之情不言自表。

在扬子津生态中心,调研组一行从扬子江南路入口直插古运河东堤,一路树成林、花成海。站在玉兰大道跨古运河便桥上,北临三汊河口的古刹高旻寺,南眺隔江山峦。沿古运河东堤一路南行,不远处江苏旅游学院与广陵学院隔河拔地而起,不日,一桥飞架,学子由相望到相牵。续行,经八里达瓜洲,一条悠悠的古运河,流淌着“杜十娘怒沉百宝箱”的传说,也流淌着许多名人的诗篇。他们从湮没的历史中走来:“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春风十里扬州路,卷上珠帘总不如”;“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天下三分明月夜,二分无赖是扬州”;“楼船夜雪瓜洲渡,铁马秋风大散关”……如何更好地展现这些美丽的诗篇,让海内外驴友“腰缠十万贯,骑鹤下扬州”,成为调研组一行挥之不去的思考。

 

 

经过实地调研,调研组负责人、市委副主委颜安明认为,古运河南段风光带建设,通过近年的建设,已经显现“美哉扬州”、“秀哉扬州”,然而沿运两岸三区(开发区、广陵区、邗江区)在道路、绿化、驳岸建设等方面还存在不平衡性。她还建议,要使目前的古运河水上游览线向两头延伸,向南到瓜洲,向北至湾头,这两个节点全长30公里,沿岸有几十个景点,旅游价值极高,有的亟待开发。它集长江和运河、生态和人工、历史和现实、经济和文化、城市和乡村于一体,还有许多“水”文章要做,还有许多“课”要补上。

调研组成员黄富宏认为,在发展旅游与保护生态、改善民生的同时,既要看得长远,也要考虑投资与回报;古运河畔的文峰寺,曾是鉴真东渡的始发地,如何将此放在一带一路建设中去考量与放大,也是一个亟待破解的问题。调研组成员俞贞龙建议,可将古运河风光带建设纳入江淮生态大走廊扬州段建设之中,积极向上争取资金,另外也可引入民资,在用地及相关项目上予以回报。

一部扬州运河史,就是一部古扬州发展史。当运河之水流至今日之时,如何续写昨日的辉煌?当下不可或缺之一,就是进一步做实 “到北京看长城,来扬州看运河”之事,而不仅仅停留在导游的解说词里。

 

                                                                                       王福军